PlagueDoctorE

【945】进化

ARCTIC:

9吃人肉,45是再生体质。设定来自于PUPA里面的兄妹。因为是很久以前看的作品,内容已经记不太清,和原本的故事应该会有很大区别。


含有血腥描写,慎入。


一个是生理上的怪物,一个是心理上的怪物。


 


 


“45姐……痛吗?”


UMP9蹙着眉头,小心翼翼地问。


“每天都要这样问一遍,你不累吗?我都累了。”她叹了口气,转头面向窗户,外面有绛红色的夕阳和路过的女学生们,都是一样的好看。


“姐姐”——UMP45坐在床上。她的左小腿消失了一半,血液在地上流淌,有一部分已经干涸,呈现令人作呕的暗红色。


UMP9的脸上沾满姐姐的血,她知道自己的吃相并不美观,甚至头发梢都因沾上血液而黏在一起,像极了一头野兽。她咀嚼着姐姐的肉,左小腿上的肌肉和脂肪在口里化开,然后被吞进肚子。


 


很恶心。


很美味。


 


她抽噎起来,两条辫子就随着身体颤抖。她用袖口捂住脸,衣服便被血浸湿,更显狼狈。


“你又哭了,9。”


45摆出一张“真受不了你”的脸,看着跪在地上的妹妹。


“吃饱了吗?吃饱了就去做饭♪我也想吃东西。”


9没应声,只是继续哭着。随即伸出手,用沾满鲜血的手指轻抚UMP45的肚子。她静静地,静静地在姐姐的肚子上画圆圈。


一阵沉默过后,UMP45撩起衣服,拍拍妹妹的脸颊,示意她抬起头。


“速战速决,我饿了♪”


9点点头,眼泪和血液混在一起流进嘴里,传来甘甜却咸腥的复杂味道。她舔舐姐姐的小腹,把刚刚沾上去的血液舔干净。她露出自己的尖牙,抵上柔软的腹部,努力地下压。她感受到皮肤的开裂,她感受到鲜红的肉块在嘴里跳动,传来麻酥酥的快感。脂肪是挂在肉块上最好的调味料,浓稠的口感让她回忆起学校食堂的土豆浓汤,又如同煮过了头的蛋黄。甜美的,冒着热气的姐姐的肉是甜美的,让人上瘾,让人无法放开,让人不得不一口接一口地吞食。血液汩汩地冒,她像沙漠中的蒲公英一般,拼命地汲取这来之不易的甘霖。她很快便咬穿了肚子,鼻尖碰到滑溜溜的空肠。


 


她恨自己,恨自己生来是个怪物。


 


从记事起,她便跟着家人四处搬家。她记得姐姐偷偷带她出门,带她来到别人家的农场,她们宰杀了一头羔羊。她记得姐姐看着她撕扯羔羊的右后腿,笑嘻嘻地问她好不好吃,开不开心。然后在农场主人杀过来之前带她藏进旁边的灌木丛。


她不记得父母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大概在她九岁生日之前,很久以前,是很久以前的事。


姐姐当时十四岁。


 


她恨父母,恨他们把自己生下来,恨他们把她和45姐生成姐妹。


 


九岁生日那天,45姐给了她一份大礼。


她总是靠着公园里流浪的猫狗,或者停在屋檐上的小鸟,或是在深夜和45姐偷偷跑去墓地,掘出新鲜的尸体,她能作为“人”生活到九岁,多亏了45的帮助。


浴缸里散落着不明的肉块,它们散发出的香气使人口舌生津。她没见过这样的肉,亦没尝过,但她的本能在尖叫,她打心底知道这是她需要的东西。


她惊愕地看向姐姐。


“生日快乐,我的妹妹。”


那是她第一次看到45姐露出那样的笑容——满足,愉快,嘴角弯弯的弧度带有完美的礼数。她能看出45姐发自内心的愉悦,和衷心的祝福。


 


她恨自己,恨自己咬了45姐一口。


 


如果不是她咬了45姐一口,她们也不会发现45姐是再生体质。45姐甘愿成为她的食粮,可她不愿意。


可她知道这样做对她最好,拥有固定的食物,不必因此奔波。


可45姐会疼,她知道的,会很疼。她小时候曾被狼狗咬坏了胳膊,彼时彻骨的痛她至今还记得。何况是45姐,一个凡人,每日都要承受身体被撕扯的痛。


 


9努力地用理性压抑自己的本能。


 


她吸吮45姐的空肠,切割为两段的小肠从腹部的伤口中滑落出来,从床上垂到地上,9正握着其中的一端,撕咬这充满弹性的脏器。她吃红了眼,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又拼命地控制自己坐在床上,她转过头看向45姐的眼睛——圆圆的,滑滑的,带有韧性,尝起来一定是甜甜的——她疯了似的摇头,把注意力挪回手中的肠子。


她觊觎很久了。


她想要吃掉45姐的眼球很久了。


45抬起头看了看犹豫不决的妹妹,闭上眼睛,露出一个微笑。


 


真有趣♪


 


45的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

要不要告诉她呢?


 


UMP9恨这个世界,她恨把自己和姐姐联系到一起的一切。


如果自己没有出生,45姐就不必辛苦的带她寻找食物,45姐就不必成为她的食物。


如果45姐没有出生,就不必承受这些痛苦。


她恨这个世界。


但她同时又爱着这个世界,爱着把自己和姐姐联系到一起的一切。


她爱自己的父母,感谢她们生下她和45姐。


她爱自己是个怪物,因此才能和45姐保持特殊的关系——谁都不会有的,谁都不可能和45姐成为这样的关系。


她爱一切,她爱甘愿为她付出的姐姐。


她恨她自己,她恨觉得45姐的肉很美味的自己,她恨觉得45姐的肉很恶心的自己。


她爱她自己,她爱觉得45姐的肉很美味的自己,她爱觉得45姐的肉很恶心的自己。


 


所以她又哭了。


 


她搞不懂复杂的自己,她搞不懂又爱又恨的所谓“感情”。


 


眼泪滴在UMP45的胸口,顺着肋骨滑下去。9把手放在45的心脏上,它还在坚强地跳动,她俯下身,张开嘴。


一切都会结束。


 


UMP9去洗了澡,穿着睡衣回到厨房,切土豆,剥洋葱,今晚吃咖喱。卧室的狼藉由45收拾,她不足三十分钟便会恢复,之后洗澡,换衣服。


一小时后,UMP姐妹汇合在餐桌处。


每日如此,两人早已习惯。


 


“9♪”


UMP45想着,有趣,真有趣啊。


 


我五岁,我知道自己和常人有“一点差别”。我不过是喜欢把娃娃拆得身首异处而不是给她们穿上漂亮的衣服,我不过是喜欢捏死路边的青蛙而不是像其他孩子那样感叹青蛙可爱。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,在大人面前我依旧能装出一副礼貌又懂事的样子,让亲戚一个个都称赞我讨人喜欢。我的微笑被用作会客时对客人最好的招待,我会演奏钢琴为宴会添彩,我会在白天像个无可挑剔的优秀小女孩,到了晚上,我喜欢一个人摆弄我的百宝箱,捏死里面的壁虎,捏死里面的蚂蚁。


我从不让人看到在暗处微笑的我。


但我喜欢我的那种笑容,我曾对着镜子露出同样的表情——很愉悦,很满足的微笑。


大人们都是无趣的。


世界同样无趣。


暑假和一群无趣的孩子捉迷藏,我跑进树林深处。如果这里能出现一两只兔子让我掐死,那真是格外愉快。然而我中大奖了,我中了大奖。


在树林的深处,一个连光都几乎消失殆尽的地方,我找到了我的“妹妹”。


 


UMP9听着姐姐的讲述,讲述9的来历。


原来她和45姐并非亲姐妹,原来她是45姐捡来的孩子,原来……原来……


搅拌咖喱的手停下了,9把手放到桌子下面,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。


 


我在一棵羸弱的树上看到一个大大的东西,一个圆圆的,跳动的东西。是一个蛹,是一个书上没写过的,体积惊人的蛹。我走过去,带着一点紧张,我把手伸出来,抚摸着“它”。“它”动了动,我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,是“它”在回应我。我猛地把手插进去,随机我的手消失了。我的右小臂被“它”整个吞食,我感受不到任何疼痛,我只是知道我的右小臂消失了。


 


“9,你很粗鲁呢♪”


“45姐……那根本不是我吧……”


“我说是就是♪”


 


我无法相信,我无法相信我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幸事,我想要把“它”收进我的百宝箱,我想要把“它”据为己有。于是我对着“它”说了:‘请把我的手臂还给我,我愿终生做你的食物。’,“它”沉默片刻,蛹上张开一个洞,似乎在呼唤我,叫我进去。我钻进去,里面温暖而舒适,我的右小臂渐渐长出来,我亦感受不到任何疼痛,我又说了:‘谢谢你’。


我从蛹中爬出来,我跌在地上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。是“它”赐给我的礼物。我捡起一块石子,用力地划伤我的手臂,我没有痛感,几乎是同时,伤口恢复了原状。


 


“45姐……你真的不痛吗?”


9一面清洗盘子,一面惊讶地询问。


“你觉得我是会好好忍耐疼痛的人吗?既然没有挣扎,那便是不痛咯♪”


UMP9用手背擦了擦眼睛,原来45姐不会痛,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原来是不存在的。


“那45姐为什么每次都不回答我。”


她气呼呼地说。


“因为你有趣,我的妹妹。”


“每次都这么说!”


9假装生气,背过身放盘子。玻璃柜门上映出灿烂的笑脸。


 


我再次感谢“它”,我鞠躬,我单膝跪地亲吻“它”的皮肤。我重申‘请你做我的妹妹,只要你变化成一个婴儿,一个模样,发色和我差不多的婴儿,你忘记一切,然后从头开始,我会照顾你的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。’我祈求着,我想要拥有“它”。我不想让给任何人。


“它”说话了。


“它”说自己吃肉,生食动物。“它”说咬了我一口很对不起,“它”说必须要吃到同等的肉才能成长。我向“它”发问:‘你是说人肉吗?’“它”晃了晃,似乎在回答‘是的’


 


UMP9再也不会怨恨世界了,她需要顾虑的事情已经消失。血缘也好,痛感也好,本能也好。


 


我点点头,确认没问题。“它”开始变化,蛹的内部在发生惊人的变化。我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孩子成形,额前的碎发和我相似,睡颜就像相册上婴儿时期的我。“它”的身上开了一个洞口,我把手伸进去,把婴儿抱出来,用我的外套包裹好。


“它”枯萎了。婴儿咬了一口我的手臂,满足地咀嚼着。


 


她为45姐而生,她诞生于45姐的愿望。


45姐是她的一切,她亦为45姐的一切。


UMP9走近UMP45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45转过身,对上9可怖的眼神——盯着猎物的,势在必得的眼神。UMP9舔舔嘴角的水珠,亲吻UMP45的眼皮,用她的舌尖翻起眼皮,用舌尖蛮横地入侵眼眶。


 


我抱着孩子,朝有光的地方走去。


为了你,我什么都会做的。我这样笑着,一步步轻快的离开。


杀人也好,放火也好,我什么都会做的。


 


蛹已化蝶。


END



评论

热度(62)

  1. PlagueDoctorEARCTIC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時之溯行者·晓美焰ARCTIC 转载了此文字